关闭
老人出书 家族出书 单位出书 教师出书
学生出书 自费出书 博客出书 其他出书
 
 

手机:18695139841

电话:0951-7895312 7895346

腾讯QQ在线客服

邮件:邮箱chinachushu@163.com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园

网址:http://www.csw66.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书展示 > >> 信息详情

请叫我凌姐

发布日期:2018-05-17 15:21:41 访问统计:



                                                        代     序
 
 
 
 
  一本书的出版似乎没有一个序总觉得有所欠缺。
  小女湉湉《请叫我凌姐》脱稿以后,曾想请本地的文联领导作一个小序,这位老兄很谦逊,倒认为由我这个老爸来说几句更有意义,于是只好勉为其难。
  现在的孩子读书不容易,家长寄予了太多期望。除了课业任务,湉儿还要练习钢琴,本来她还喜欢画画,有段时间也参与了培训。兴趣广泛,本是好事,但作为家长,我却并不怎么认同,一是怕她太累,二是怕学艺不精。最终,有参加培训的就保留一门钢琴,就当陶冶性情罢。此外,平时会鼓励她多看点书。
  在湉儿上小学三年级时,发现她有那么一点写作基础,作为长期与文字打交道的我,出于职业敏感,我便会抓紧时机引导一下,有时会顺着她的思路帮助点拨一下,有时会鼓励她积极投稿,并动员她参加《宁德晚报》的小记者活动。在一次不经意间,发现湉儿用她妈妈的手机偷偷码文字,原来是在学写小说。既然想写,何不让她尝试一下?
  文如其人。湉儿的性格完全不是我想象中乖乖女的样子,在生活中倒显得大大咧咧,甚至有些“嬉皮”,每每我怪她不够淑女时,她会毫不犹豫回一句:“怪你喽,谁叫你不把我生成男孩子?”因此,在本文中你会处处发现女主人公很man的气息。
     《请叫我凌姐》篇幅不长,都是湉儿用周末时间写。毕竟是小孩子,加上性情淘气,会缺乏耐性,需要经常给她鼓劲。在此,我还要感谢她班上的科任老师——蔡老师与张老师对她学习和写作的鼓励。写写停停,终于积累了这么多文字。集子脱稿时,本想帮助她略作修改,一文友提醒我尽量保持她原有的文风,不要有成人的痕迹,这样会显得很不自然。因此,我对集子保持了原文不动。出版这本集子,没有别的目的,主要想给孩子留下一个纪念,就如人生中家长喜欢用相机为孩子记录每个成长瞬间一样。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在桐花盛开如锦的季节,我在这里祝福湉儿。
   
 
                                                     作者的父亲:陈维新
                                                                         2018年5月于福鼎
 
 
内容简介
 
 
 
 
  夏家有三个漂亮的女儿,夏凌是大姐,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两个妹妹与大姐的性格为人却迥然不同。尽管有时空的穿越,但夏凌与其他小伙伴一样,让自己的青春少年时光过得丰富精彩。借助魔法的魅力,她与小伙伴们一起开心快乐,一起化险为夷。即便是不懂事的妹妹们一次次犯错,有大姐风范的夏凌还是毫不计较,因为她坚持认为,包容别人,尤其是包容自己的亲人,自己才会过得更加快乐。
 
 
目 录
 
 
001/ 第  一  章    神秘的计划
009/ 第  二  章 时空转换
022/ 第  三  章    夏凌pk完胜花香香
031/ 第  四  章    校花大赛
039/ 第  五  章    巴黎历险记
048/ 第  六  章    穿越死亡之山
057/ 第  七  章    一夜爆红
066/ 第  八  章 寻找绝念剑
076/ 第  九  章    夏凌成为植物人?
085/ 第  十  章    为了朋友豁出去了
094/ 第十一章    拍卖双色的波斯猫
105/ 第十二章    穿越时空隧道 
114/ 第十三章    出人意料
124/ 番 外
 
 
第一章 神秘的计划
 
 
 
  在天鹅座,有三个未成年的少女,在她们成年时,就都有可能成为天鹅座将来的统治者,虽然她们从小在同一个家庭长大,可性格、为人却完全不一样。老大叫夏凌,老二是夏樱,最小的是夏倩。
  
1
 
  因为她们性格上严重的差距,她们三个总是会不时的争吵,就像现在这样:
   “喂,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天鹅座,这里的王位永远只能是我的!你一个地球人,凭什么可以留在这儿?”在皇宫的走廊上,三人中年龄最小的夏倩鄙夷地对夏凌说。
  “我凭什么?就凭我拥有天鹅座独一无二的魔法!”夏凌反驳道。
   “你真把自己当天鹅座的人啊,要不是有那条紫水晶项链,你哪来……”
  “夏倩你够了!你怎么跟姐说话的!”在一旁的夏樱忍不住了,“姐,我们先回去休息吧。”夏樱从小就和夏倩发生矛盾,自从夏凌来了以后,当然是和夏倩正式成了对立面。而此时,夏倩自然不想再让夏凌和夏倩在走廊上吵架,就把夏凌给拽走了。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夏倩咬牙切齿地向凌、樱两姐妹离去的背影吼道。
  “好,我等着!”走廊的尽头传出夏凌的声音。
  夏倩气得跺了跺脚,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夏凌房间内——
  
  “小樱,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该回地球了,我都在这儿待5年了。”夏凌忧心忡忡地问夏樱。
  “姐,你想什么呢,夏倩她就是在气你,你如果真的回地球了,那她不是高兴疯了?你如果敢回地球,我……我就去地球把你给抓回来!”夏樱有点急了。
  “小樱,你又来了,我是说认真的。”夏凌只是觉得夏樱在开玩笑。
  “我不管,你要走了,指不定夏倩又怎么策划着捉弄我这个姐呢!”夏樱皱起了眉头,不仅是这样,她还怕以后没有人陪她一起玩,一起闹,一起闯祸……
  “小樱,你怎么这样子啊?”
  “我就这样子,怎么了,你咬我啊!”夏樱说完就迈开那“小短腿”,“噔噔噔”地跑走了。
   “喂,你给我站住。”夏凌便撒腿去追夏樱。
   “我站住给你打啊?”
   “喂……”
  夏樱和夏凌嬉戏逗打着,不时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夏凌在欢乐中很快就忘了夏倩制造出的不快。
  夏樱也是一个能够很快忘记烦恼的人,很快就把夏凌要回地球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笑吧,先让你笑一会儿,到时候,我让你俩笑不出来!”夏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2
 
  40分钟前,夏倩房间内——
  夏倩气冲冲地回到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luky,你来我宫殿,给你布置一个任务。”
  “是。”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
   10分钟后,一道黑影闪进了夏倩的房间里。
  “参见帮主。”
  “给你个简单的任务,你从现在开始,给我跟踪夏凌,给我实时汇报她的情况,不能有一丝纰漏,更重要的一点是,千万不能让她发现,甚至不能让她起一点的疑心。”夏倩担心泄露机密,特地将声音放小,还交代了好几遍。
  “是,帮主,但是,这个任务的时间是……”接到任务,被称为luky的黑衣人很淡定,一看就是风云帮的“老江湖”了。
  “她什么时候回地球,你什么时候取消这个任务。”夏倩为了这次的任务,放了最好的奖励。毕竟,风云帮副帮主,也不是说着玩玩的。
   “谢帮主,那我在这儿的身份……”
  “你的身份到时我会通过时空信箱(天鹅座的通讯软件)发到你的水晶里,你什么时候收到就什么时候行动,不得擅自开始。”
  “遵命。”
  之后,一道黑影又从夏倩的房间飞出来,这期间,谁也没有注意到。
     
3
    
  夜,悄悄地降临了,月亮从天空中向大地散发她的光芒,星星在天空中调皮地眨着眼睛。
  夏凌和夏樱两人爬到了天台上,看着天空上的繁星,聊着天。
  突然,一阵蓝色的影子出现在夏樱的眼前。
  “夏凌!”
  夏凌扭头一看,是白雾,皓月帮副帮主。
  “你找我什么事?”
  “皓月帮通过解读器解读了一份风云帮的信件,比较可疑,我就带过来了。”
  “哦?快拿来看看。”
  夏凌将信件拆开,读了起来。
  “姓名:lucky。年龄:16。身份:仙子座派来的外交官 ……”
  “这是什么任务啊?好奇怪啊!”夏樱喊道。
  “嗯,的确有点奇怪……不奇怪我就不会拿给你们两个看了。”
  “算了,不想了,待会儿有晚宴,可不能迟到了。”夏凌决定把此事暂时搁置。
  “哎,姐,晚宴几点啊?”
  “七点……”夏凌说着,习惯地看了看表,看着时针近乎接近“7”,慌慌张张地喊道,“快要迟到了!”
  说完一阵风似的跑到了楼下。
  
  
  “接下来,有请来自……”宴会厅里,宾朋满座,已经过了饭点,主持人似乎还没有结束议程意思。
  “姐,无聊死了,什么时候才能去那边吃蛋糕啊!”夏樱坐不住了,作为一个“国际大吃货”夏樱现在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夏凌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夏樱。
  主持人说:“现在,我们有请我们从仙子座请来的外交官——lucky小姐!”
  “大家好,我是lucky,是仙子座派来的外交官,今年十六岁了。”
  夏凌听了lucky的话,大吃一惊,险些发出声音,同时用手肘碰了碰白雾,小声地对白雾说:  “这不是与那个信件里的信息吻合嘛!一模一样耶!”
  “看来这个人是风云帮的人,真是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鬼。”
  “夏樱?夏樱?”
  白雾扭头找了找夏樱,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后一阵无语:夏樱一手抓着黑森林蛋糕,一手拿着一瓶酒精度较低的鸡尾酒,正在“吧唧吧唧”津津有味吃起来。
  白雾走过去,用手揪着夏樱的耳朵,一边走一边小声地对夏樱说:“你长点心吧你,要小心那个露露,她很可能是风云帮派来的人……”
4
 
  在这时,lucky端着红酒走了过来。
  “你们好,我是lucky,做个朋友吧?”
  夏樱没有搭理lucky,倒是夏凌,很大方地向lucky做了介绍,“我是夏凌,她是我妹妹夏樱,这位是我好朋友白雾,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
   夏樱和白雾疑惑地看着夏凌,想不明白夏凌为什么对一个可能对她们不利的人那么热情。却被夏凌一把拉到了晚宴的一个角落去。
  夏凌说出了她的心思,“你们傻啊,我们既然怀疑她了,就要走近她,进一步看看她从风云帮的人那里领来了什么任务。如果确认对我皓月帮不利,那不就可以直接偷袭?”
  “貌似……有点道理,还是姐聪明。”夏樱猛然醒悟。
  “不是我聪明,是你太笨了。”夏凌低声回了一句,说完还给了夏樱一个爆栗子。
  “喂!姐!你能不能不要无时无刻都损我。”
  “不能。”
  简单,果断!
  夏樱看自己说不过夏凌,只好扔过去一个白眼。
  在一旁的白雾无语地看着俩姐妹在那闹腾,提醒着她们,“你们俩消停会,lucky还在那呢!”
  夏樱听了之后马上撤回了所有的表情包。
  “夏樱,我去会会lucky,跟她弄好关系,到时候也好套套话。”夏凌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姐,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去解决那些蛋糕,没空!”
   “哦,那白雾,你去吗?”
   “你们女生聊天我这个男生还是不要参与了吧,免得中枪。”
  “别搞得我们去上战场一样,我走了。”
   “嗯,姐,你最好一次就搞清楚她要干什么。”
  “那肯定的,也不看看我是谁。”夏凌又开始自恋了。
  “什么嘛,我就在旁边看着你怎么失败就好了。”
  “喂……”
 
5
 
  夏凌走到了宴会厅里,正想找lucky,却没想到,夏倩踩着约10厘米高的高跟鞋,“咯噔咯噔”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夏凌不想理她,却没想到夏倩快速走到了她跟前,身子一歪,只听得“哎哟”一声,手中的红酒瞬间全部都倒到了夏凌的礼服上,夏凌那白如雪的礼服上顿时染上了一大片血红。
  夏倩从地上站起来,看见了夏凌礼服上的血红,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但表面还是假惺惺地跟夏凌道歉。
  “大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说完还低下了头,挤出了几滴眼泪,显得楚楚可怜,在外人看来,夏倩就是不小心的。
  夏凌佩服了夏倩的演技,心想,夏倩不去当演员真是好花插在牛粪上——可惜了。
    “没事没事。”周围有了围观的人。夏凌只好忍着了。
   只不过,夏凌的礼服上有一大片的血红,宴会还剩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她又不能缺席,夏凌无奈,看来,只好这么穿着了,谁让她没拥有恢复的魔法呢。
  这一幕正好被走过来的lucky看见了,她就急忙拉着夏凌来到了洗手间。
  lucky对夏凌说:“夏凌你别担心,我有办法帮你恢复衣服的原样子。”
  夏凌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你站好哦!”lucky闭上了眼睛,口中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双手舞动着,划出几个圈圈,随着口中念的东西语速加快,手挥舞的速度也加大,直至只看见一个挥动的圆形的影子。“星米露,星米露,复原!”夏凌在愣神的瞬间,lucky拍了拍她的肩膀,“搞定了哦!”
  礼服上的血红印记果真就不见了。
   “这一招很神奇诶。”多亏lucky在关键时刻的帮助,不然,夏凌还真的不能见人了。“有机会也教教我可以吗?”“当然可以!不过,这事你得替我保密。”说完,lucky还调皮地朝夏凌眨了眨眼睛。
  两个女孩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夏凌不觉地对lucky多了一份好感,更多了一份神秘,但她对lucky的身份怀疑还是未消除。
 
  
 
 
 
 
 
 
 
 
 
 
 
 
 
第二章 时空转换
 
 
 
1
                
  “姐,我要无聊死了,要不,找那个lucky玩去?”中午,夏樱无聊地躺在床上,脑子里蹦出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办法,当然了,不是简单的“玩玩”,而是好好的试探一下这个lucky。
   “好啊,我本来也这么想的。”夏凌边玩着自己的头发边说道。夏凌其实更想深一步接触这个神秘又传奇的lucky。
  “嗯,不过……理由呢?”
  “理由还不简单?女生,除了逛街,还有什么比逛街更好的浪法吗?”
  夏樱、lucky、夏凌三个“盛世美颜”的女生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漫步向前穿行,美食街的人气真的很旺盛,街道两边的各种小摊、小店,生意非常火爆。街道上空各种各样的香气弥漫着,令人腹内馋虫蠕动,忍不住就想大开吃戒。
  “要吃点什么?”夏凌问另两人。
  “现在天天吃皇宫里的菜,这些东西哪里还入得了胃。”夏樱摇了摇头。
  lucky笑了笑,这街上的东西,对她当然是更没吸引力了。
  三个回头率百分百的美女继续往前逛,就是全天鹅座最大最奢华的购物中心——siab。这里被称为女人的“天堂”,也是男人的“地狱”。
  不要问我为什么,最大,最奢华,东西还会便宜?
  而夏凌,一看到siab,就兴奋地不得了,拉着夏樱和lucky就冲了进去。siab的化妆品,服装,鞋子全都来自地球。在这个商场出现之前,天鹅座有一个怪怪的观念——裤子只能男生穿!
  在来地球之前,10岁的夏凌都酷爱裤子,方便!可是来了天鹅座之后,为了不显得自己太突出,只好穿起裙子来。
   而siab,全部都是来自地球的商品,自然有夏凌酷爱的裤子。
   “lucky,你不是从仙子座来的吗?你在仙子座都做些什么啊?”夏凌一边挑选一种来自H国的化妆品,一边问lucky。
   夏凌在一旁冷不丁抛出这个问题,lucky停顿了一下:
  “哦,我不是仙子座的外交官吗?我在仙子座里都处理一些仙子座和其他星球怎样搞好关系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协调协调关系啦!你看,我还有外交官证呢!”
  说着,lucky递上了一张外交官证,这张外交官证,只有一个最细小的“bug”,就是外交官的照片,必须是天蓝色的底,而lucky的证件照片,用的是淡蓝色的底。所以,这是一张就算是内行,都很难认出是一张假证。
   当然了,两个一向粗神经大条的女孩,见都没见过外交官的证件,自然发现不了它那个细微的“bug”。
  两人就是看了一下,也没有怀疑,就还给了lucky。
  之后,夏凌和夏樱也没有再去问lucky有关这一方面的事儿,三个人就像亲姐妹一样,一起买了六只手都远远提不过来的化妆品,卫衣,牛仔裤……  
  月亮像与情人约会似的如期爬上来,星星却都困了似的全部躲起来了,大街上火树银花,七点,虽然夜生活都还没开始,但对于饭都还没吃的三人来说,还是有点晚的。
  饥肠辘辘的三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解决各自的晚饭。而夏凌和夏樱,自然是找了一家相当不错的甜品店,一起“补补血”。
     嘴巴里塞满鸡蛋饼的夏樱对夏凌说:“姐,我感觉,这个lucky,应该对我们没什么威胁吧,不像有问题啊?”
     嘴巴里同样塞满卡布基诺的夏凌重重地点了点头。
 
            2
    
      “夏凌,夏樱,今天我生日,晚上一起去我生日party吧!在全天鹅座最大的酒吧,野玫瑰203哦!”夏凌和夏樱聊着天,lucky突然走了过来,对她们俩说。
      夏凌想了一下,今天晚上也没什么安排,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小樱,你快点吧,人家party都结束了你才打扮好。”傍晚时分,夏凌看着自家的妹妹对着镜子研究了半个小时的发型都还没打扮好,也是够无语的了。
  “马上就好。”夏樱嘴巴说着,手上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似乎还没对打扮了半个小时的发型感到满意,不过,再这样打扮下去,到lucky的生日party的时候,估计就全走光了。
  夜晚,星星在天空中眨眼睛,天鹅座最繁华的街道上,灯火通明,两个打扮高端的少女因为在高峰期打不到车又不想乱用魔法而狂奔着,看起来……貌似,似乎,大概,也许还是有一丢丢违和感的。
  二十分钟后,两人才到达lucky的party现场。
  “夏樱,夏凌,你们来啦!”夏樱和夏凌刚进包厢门,lucky就叫道。
     “祝你生日快乐哦!”
     “谢谢,听说你酒量不错,试试这杯酒吧!”
     说着,lucky将酒精度最高的彩色鸢尾递了上来。
     “寿星的酒我当然要喝啦!”夏凌毫不犹豫地把lucky递来的那一杯彩色鸢尾喝了下去。
     
 
 
 
 
 
 
 
 
 
 
 
 
 
 
 
 
 
 
 
 
 
 
 
 
 
 
 
 
        “姐姐好酒量,今天可要放开了喝啊!我出去给你们拿点水果吃,你们先玩着。”lucky说着,走出了包厢。
  lucky走后,lucky的姐妹们就轮着给夏凌敬酒,与其说是在敬酒,不如说是在灌酒,夏凌本身挺会喝酒的,喝醉了,睡一觉,什么事都好了,就算是彩色鸢尾,也是没喝三四杯都不会有一点醉意的。
  可是,夏凌酒量再好,也绝对抵不过十来个人的轮番轰炸,高浓度的彩色鸢尾在夏凌体内迅速发挥作用,没一会夏凌就开始有点晕乎乎了。
  “姐,你没事吧?”
  夏樱很快就发现了夏凌的异常,问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晕了,去洗把脸就好了。”夏凌晕晕乎乎地回答道。
     这一幕正好被拿着果盘回来的lucky看到了,lucky就满脸歉意地走了过来。
     “夏凌,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不会喝酒,我陪你一起去洗把脸吧。”
     “谢……”夏凌语言表达明显含糊起来。
     lucky放下果盘,扶着夏凌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水“哗哗”地流了出来,夏凌掬一捧水就往脸上扑去,但却没有让意识清晰起来,反而却越来越模糊,渐渐的,两眼也变沉了,最后,终于整个人瘫软下去。
  lucky见夏凌没有反应,就知道是药效发作了。“哼哼”lucky嘴角掠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可以按计划实施啦!”lucky心中一阵狂喜。她决定使用魔法将夏凌转移。只见她嘴里念念有词,身上散发着金光,不一会,她们就来到了时空隧道中,lucky把夏凌放在一架从H国去往中国内地的飞机上,并在走得时候把时空隧道给破坏到最大程度,没有找齐一定的材料和拥有强大的魔力是根本没有办法返回天鹅座的。lucky见事以办成,就返回了天鹅座。然后,又模仿夏凌的笔迹写了一封信,便消失了。
  
3
            
     夏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夏凌才发现自己坐在了一架飞机上,飞机在天鹅座上可没有,只有地球上才有,虽然在10岁以前,她在地球上的时候,可没有坐过飞机,不过,看这白云飘飘的,不是飞机,难道是飞船?
     夏凌只要一点时间,就接受了她被lucky弄到地球是事实,只不过……世界欠lucky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夏凌从空姐的对话中了解到,她是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
     北京……就是她当年被她的爸爸留在那里,才会被夏樱的父亲捡到的地方。
     当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五年却已经过去,她都十五岁了,也不知道北京变化成了什么样子。
     就在夏凌还思绪万千的时候,飞机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夏凌刚下飞机,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男生向她走来。
  夏凌不禁打量了一下他:浓浓的剑眉,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总之,看上去很舒服。
  “你好,我是谢峰,我是欧斯凯明星培养公司的星探,我看你很有做明星的潜质,你可以做我旗下的艺人吗?到时候我可以帮你和另外一个男生组合,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出道成为明星了。”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看他不像坏人,但是,现在夏凌也没地方去,还不如去就跟他去看看,反正lucky非常“好心”的没有把她的紫水晶项链拿走。
     “可以!”夏凌答应了谢峰。
     “那我带你去公司吧!”
     “嗯。” 夏凌点了点头。
      不一会,车子在一座欧斯凯公司前停下。
   谢峰将夏凌带到一间休息室里,指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年说:
     “喏,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另一个男生。你们认识一下,过一会试唱一首简单的hip hop和一首抒情方面的歌曲,看一下你们哪首默契度和人气综合最高,你们以后就唱哪种风格的曲子,当然,好好唱,人气高的话,你们说不定就可以让总裁好好培养你们了。”
     交代完,谢峰就出去了处理事情了。
     “你好,程安。”
     沙发上的少年站了起来,向夏凌伸出了他细长的手指。
     “你好,夏凌。”
  夏凌也微笑地握住他的手。
  夏凌这才开始打量少年,美丽的桃花眼微微勾起,薄唇似乎一弹即破,皮肤光滑,虽说没有雪一样白,但至少,这皮肤,秒杀所有女生。夏凌也都有点自叹不如了。文绉绉地说就是:“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
  夏凌打量程安的同时,程安也打量着夏凌,美丽的银色长发已经到腰,按理来说,光是银色这种发色,就是很难驾驭,却在夏凌身上穿出了一种仙女的感觉,而要不是夏凌的腿长,及腰的长发也容易散发出“村姑”的气息。
  少年和少女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聊音乐,聊学习,聊小说,聊书籍。渐渐的,两人的默契度在不断地提高,夏凌也发现,现在的地球和5年前的地球还是一样的。                          
 
4    
           
     过了一会,谢峰走了进来,问道:“你们应该会唱《80000》和《消愁》吧?”
     “会唱。”程安和夏凌异口同声地说。
     虽然夏凌5年没有待在地球了,但是,夏樱天天捧个手机,给她看地球的综艺和电视剧,前几天,夏凌刚刚看完夏樱推荐的《中
 
 
 
 
 
 
 
 
 
 
 
 
 
 
 
 
 
 
 
 
 
 
 
 
 
 
 
 
 
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自然也是被里头帅帅的音乐和帅帅的小哥哥圈粉了。
     “那走吧,我带你们去录音棚,录完会发到网络上,点击量高的话你们就可以去签合同成为正式的练习生了,到合适的时候公司会让你们以青春练习生这个组合名出道,而我就是你们的经纪人了。”
     谢峰一口气说了出来,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地灌了一口。
  程安和夏凌走进录音棚,向谢峰打了一个“OK”的手势,音乐就缓缓地响起来:
     “这句话我经常对你讲,你是我想含在嘴里的一块糖……”
     “嗯,想你想你想我,嗯,想你想你想我……”
          ……
         录音棚里,两人使用了洪荒之力尽情地唱着,没有彩排,没有准备。录音棚外,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夸奖这对年轻人,谢峰也知道,他们是会成为有前途的艺人。
        几分钟后,谢峰将他们唱的两首歌曲录音发到了网络上,  
     点击量顿时破百万。当然了或许是因为《中国有嘻哈》的影响力较大,决定了程安和夏凌的路线就是hip hop。
     谢峰高兴地将视线从电脑上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恭喜你们,你们已经正式成为欧斯凯的见习明星了!而且,是最火的!你们可以去20楼的总裁办公室签合同了,20分钟后我带你们去公司的明星宿舍,等你们出道后可以自己买房子就不用住在那了,然后明天到欧斯凯明星培养学院上学。”
  谢峰有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这次回答他的却只有每个人的一个字, “嗯。”
    谢峰心里只想咆哮,为什么他的艺人要惜字如金,回答问题都是从鼻孔里发声。会让谢峰患“尴尬癌”的知道吗?
  20分钟后,夏凌和程安准时站在了欧斯凯明星宿舍前,两人住在第12楼第一个类似于总统套房的房间里,准备明天上课的东西。
    
5
 
    第二天,夏凌和程安来到欧斯凯明星学院,立刻被这个学院的美丽给震惊了,这哪是学院啊?简直就是公园嘛!校门口有个美丽的喷泉,教学楼上有着尖尖的房顶,房顶上不时飞过一群白鸽,教学楼旁边还有一条樱花小道,樱花树伸出柔美的枝丫,一颗颗珍珠似的晨露在樱花花瓣上闪闪发光,樱花一丛丛,一簇簇,有大有小,有歪有斜,有浓有淡,美丽多姿,好看极了。
     直到上课铃响,程安和夏凌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地赶到欧斯凯明星学院的大一A班,已经迟到了。
  “报告!”程安气喘吁吁地扶着教室门框对讲台上的老师使出吃奶的力气响亮地迸出两个字。夏凌条件反射般倒退了一步。
  老师也许没防备,身子冷不丁颤抖了一下。
  “迟到了还这么大声!下次注意,你们进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好。”
     “大家好,我叫夏凌。”
     “我叫程安,多多关照。”
     程安和夏凌走上讲台自我介绍。
  根据老师的安排,他们坐第一组第二桌。
  程安拉着夏凌快速找到自己的位置,打开课本,认真的上课了。
  “你好,我是路泉泉,我们能做好朋友吗?”
  下课了,一个坐在夏凌前面的长相甜美的女孩子转过来,主动和夏凌打招呼。
  “当然可以啦!”夏凌露出笑容友好的说道。
  “对了,下节体育课,我们待会一起去更衣室换衣服吧!”
  “好啊……”
  “……”
  “喂,你们别忘了我。”
  程安见两个女孩无视了他这个“宇宙无敌大帅哥”(加引号的大帅哥),不满地过来刷存在感了。
  夏凌装作没有看见,继续聊天。
  “泉泉,你有没有听到哪只小蜜蜂在我们耳边‘嗡嗡嗡’啊?”
  “夏凌……”
  此时程安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黑线。
     夏凌发现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到零摄氏度,就开口缓和气氛。
     “哎呀,好啦,程安大帅哥,小女子不懂事,求大哥原谅。”夏凌“狗腿”地对程安说。
  “哼,朕暂且先原谅你,你再敢无视我,我就……”
  “你就什么?”夏凌好奇地问到。
  “我就把你拖出去斩了!”
  “你敢?”
  “不敢。”程安气势马上落了下去,还朝夏凌卖萌,那“安安可怜”的样子让泉泉顿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下节体育课,我们赶紧走吧,听说体育老师可是个魔鬼老师,迟到了可要罚跑6圈的,赶紧走吧。”
     “ 6圈,我会虚脱的。”夏凌一个体育界的“学汤”表示太可怕了。
  夏凌说完就拉上路泉泉跑到了操场,等后知后觉的程安反应过来,她们已经走远了。  
  
 6
                           
     泉泉和夏凌到操场的时候,一个长得还可以,但一看就是“整”的女生朝她们走了过来,用不屑的眼光看着夏凌和泉泉。
     “哟哟哟,这不是那个没爹没妈的路泉泉吗?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欧斯凯的。”
     夏凌听她这么说就不爽了,也学着那个人的样子说:
     “你说谁没爹没妈?我看你这么没素质,才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人吧?”夏凌看不下去她这么说路泉泉,反唇相讥。
     “你是谁啊!不要多管闲事!”
     以前,路泉泉被那个人嘲讽的时候,可没有反驳过,权当被狗咬了,可今天,那只狗第一次被人踢,就只能灰溜溜地逃走了。
  “算了,你给我记住,我叫花香香,我会再找你的!”说完就扭着水桶腰走了。
     “不跟你计较。 ”夏凌哼了哼就和路泉泉去上体育课了。
     “今天,我们先跑六圈,跑完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说完,体育老师就让带队的开始跑圈了。
     跑着跑着,和夏凌并列跑的程安突然间就倒了下去,脸色瞬间煞白,这可吓坏了夏凌,急忙跑过去。
     “程安,程安,你没事吧?”夏凌担心地问。
     “我没事,就是低血糖犯了,你有糖吗?”程安有力无气地说。
     “我有,不过……就剩最后一根了,还是限量版的。”那颗糖是夏凌在昨天晚上逛街时在一家糖果专卖店买的,最后一颗了,而且还贵得要死,她可是下血本了!
     “夏凌,我都快死了你还在意一颗糖?!”不过,程安现在开始怀疑人生了,他长得这么帅,他的魅力竟然没有一颗糖重要?!
     “好吧。”
  夏凌委屈地撇了撇嘴,掰开糖纸塞在了程安嘴里,不巧碰到了他的牙齿。
     “嘶——”
     程安吃痛地叫了一声,喊了句。
     “夏凌你谋杀啊!居然下手这么狠,不就一根棒棒糖吗?”  
     “喂,那可是限量版的诶!还有,我救了你,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了,你就是用这种语气跟你的救命恩人说话的啊?”夏凌毫不客气的怼了程安。
     过了一会,程安的气色好了许多,便对夏凌说。
     “小的知错了,多谢女侠相救,小的改日再谢。”说完程安就跑远了。
     “喂,你给我站住,我还想让你陪我限量版的棒棒糖呢!”
     夏凌见程安跑远了,连忙追了上去。
  路泉泉在旁边看着这两活宝闹腾,很无语地说道:“这俩孩子也是够够的了,不过程安低血糖刚刚好是怎么跑那么快的,我也是醉了。”
 
 
 
 
 
 
 
 
 
 
 
 
 
 
 
 
 
 
 
 
 
 
 
 
 
第三章     夏凌pk完胜花香香
 
 
 
 1
                           
  下午,第三节课。
  “啊——终于下课啦!”夏凌在老师走后一秒钟就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喂,我说上课有那么无聊吗?”程安无语地看着夏凌。
  “你说呢?”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记得扫地。”程安“好心提醒”着夏凌后,便背着书包回了宿舍。
  夏凌才想起来还要扫地,无奈地撇了撇嘴,默默地拿起了扫把。
   “终于扫完了,我的妈呀。”夏凌伸了个懒腰拍了拍手,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随即,靠走廊的窗户也被锁死了。门外传来花香香嗲嗲的声音:
  “哼!让你跟我斗,今天晚上你就在这里过夜吧!”说完,花香香又扭着水桶腰头也不回走了。
  “喂!你给我站住,花香香!”
   夏凌在教室里焦急地冲着花香香的背影喊道,夏凌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又不好用魔法,万一被谁看到……
  早上热闹的校园渐渐地寂静了下来,只有个别班级里的老师还在拖课。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教学楼里的灯光渐渐的都暗了下去,已经几乎都听不到声音了。
  整个校园沉浸在了茫茫夜色中。月光从天穹上柔柔地洒了下来,和校园里微弱的灯光融合在一起,照耀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好像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牛奶,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夏凌一个人百般无奈地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晃悠着双脚,看着校园里似乎就剩下夏凌的教室还亮着灯,夏凌沉不住气了,下定决心使用魔法离开这间“密室”。
  而与此同时,待在宿舍里的程安看到时针都渐渐地挪向8了,而夏凌还没回来,她的宿舍钥匙也落在了餐桌上,让程安不由得觉得有点问题,出于纠结要不要锁门的心理,程安决定跑学校一趟,看看夏凌到底怎么了。
  夏凌这边,已经开始施展魔法了,夏凌先召唤紫水晶,使紫水晶变为魔法的状态,然后在心里念着:“星米露,星米露,瞬间移动!”门锁“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夏凌便快速地穿墙而出。
  
2
 
     夏凌刚刚出教室的门,就透过操场的灯光看到程安远远走了过来,就赶紧抹去了身边的使用魔法的痕迹,把门锁搞坏,伪装成刚刚撞门而出的样子,心里暗暗想着,“下次一定要加一个隐身魔法,不然就很容易被发现。”
     只不过……有下次的话再说。
     程安看到了夏凌,似乎很诧异:
     “夏凌,你怎么还在学校啊?干嘛不回去?”
     “啊?”夏凌还以为程安看到了刚才的情景,看来他的视力也不怎么好,顿了顿说,“哦,你不也看到了吗?”说完伸手指了指被她用魔法破坏的门锁。
        程安看了看门锁,又看了看夏凌,问:“你被锁在里面了?”
     “但是,我又出来了。”
     “好吧,你好牛,这……都能出来。”程安看着那厚厚的门锁,似乎不太相信。
      夏凌随着程安的视线看去,看到的就是那把门锁,夏凌抽了抽嘴角,“不是我汉子,是锁太松了。”夏凌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额呵呵,忘了告诉你了,我其实是女汉子一枚啦,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夏凌都快后悔死了,早知道程安要来,她就不要用魔法出来了!也就不用背上“女汉子”这个称号了。
      程安还是一脸茫然。
      夏凌见他不相信,就“灰常鸡翅”地转移了话题
      “诶,那现在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程安一听这个,就开始抱怨起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啊?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就过来看看,结果你真的被锁在教室里了。如果不是你,我要大晚上地跑过来吗?”
       “好吧,我被困在教室里半天了,都快饿扁了,赶紧回宿舍吃饭。”
     
3
 
      第二天,花香香早早来到了学校里,为的就是想看看夏凌的笑话,一想到夏凌可怜兮兮的在教室里过了一夜,花香香就发出了贱贱的笑声。
      花香香心里想着,双脚不由地走到了夏凌所在的大一A班,她刚想拿钥匙开门,就看到了她花20块钱买来的门锁掉落在地板。奇怪了!她看夏凌也没有那么强悍啊?怎么可以一个人把这么厚的锁给撞开?她拿着那把锁,纳闷了许久。
       就在这时,夏凌来到了学校,看到花香香站在教室门口,手上还抓着那把锁,夏凌心里的火气就蹭蹭蹭往上涨。
 
 
 
 
 
 
 
 
 
 
 
 
 
 
 
 
 
 
 
 
 
 
 
 
 
 
 
 
 
      “哎,这不是我们的花大小姐吗?昨天晚上把我困在这里,难道今天您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夏凌顿了顿,继续说,“不过……”夏凌顿了顿,“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
      虽然这句话连“您”都带上了,可说出来却是满满讽刺的意思。
      “你……你是怎么出来的?”花香香结结巴巴地问夏凌。
      “呵。”夏凌冷笑一声,“你说呢?这种‘薄薄的’门锁能难得倒我?”
      “你……你给我等着!”花香香伸手指着夏凌的鼻子。
      “我等着。”夏凌微笑着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教室,给花香香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花香香咬了咬牙,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4
 
      第二天早上,由于某女那严重的起床气犯了,导致两个人的迟到已成定局,当两个人准备前往学校“挨批”的时候,谢峰的一个电话拯救了他们。
      “你们两个不用去上学了,今天早上8点,开始实习生的训练。”
      八点三十,夏凌和程安来到了欧斯凯明星培养公司开始了第一次的训练。
      夏凌和程安在谢峰的带领下来到了练习室里。
      “这是你们的舞蹈老师,高老师。”谢峰指着一位大约二十几岁的女生说道。
      “高老师好,我是夏凌(程安)。”夏凌和程安一起说道,再来一个深深的鞠躬,给人一种很有礼貌的感觉。
      “欢迎两位同学,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吧。”高老师说完,瞟了谢峰一眼,谢峰识趣地走出了练习室,暗暗佩服他的眼光:高老师可是国外请来的名师,这要能入得了她的法眼,那就必须不是天王天后,就是影帝影后啊!
    “今天这节课就先让你们把韧带给拉开了,下节课再练习舞蹈。”高老师指着那个至少有一米多高的把杆说,“你们先过去压20分钟的腿。”
     夏凌暗自庆幸,她作为一辈子都只能在把杆上无论多高都把腿压得笔直的人来说,这算很幸运了,如果是劈叉……
     她可以和世界saybye了。
  夏凌直接“哗”地一下就把一只大长腿放了上去,淡定的压着,准备看程安的笑话,在夏凌的眼里,所有的男生,韧带都差的不行!
不过,现在夏凌可能要改变一下她的“三观”了,不然的话,程安就不是男的了。
     程安也和夏凌一样,“哗”地一下就把一只大长腿放了上去。
     夏凌默默地思考人生中……
     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高老师便让他们停止压腿,然后……
     劈叉!!!
     夏凌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程安和刚才一样,“哗”的一声,就下去了,而夏凌还是磨磨蹭蹭的,一点一点地将双脚往外扩。而高老师,就直接勾住夏凌的一只脚,往旁边使劲一带,杀猪般的叫声立即响彻整个欧斯凯明星培养公司的上空。
     总之,剩下来的半节课,都是在夏凌的惨叫声中度过的。
 
5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城市林立的楼群上,天上还停留有数朵轻盈的云团,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倘若你仔细地看,你会看见那云絮在空中慢慢移动,就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似的,会使你远离烦恼的困扰。
  夏凌双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坐在图书馆的石阶上,看着美丽的晚霞,突然想到了花香香的宣战,“这个花香香经常找我麻烦,不如这次让她输得心服口服,就能过几天安静的日子了。”
  “嗯……比什么好呢?”夏凌自言自语道。
  突然,音乐室里传出了阵阵歌声。
  “有了!就找她PK唱歌好了,前几天不刚刚学了几首歌吗?就这么定了!”
   30分钟后,夏凌和花香香相约出现在了KTV的包间里。
   “我先说一下规则。两人唱同一首歌,分别唱hip hop类,抒情类和欢快类的歌曲,KTV评分系统打分数,三首歌的分数全部加起来,分数高者胜,有意见吗?”夏凌问花香香。
   “没问题,曲子你先定。”我花香香可是去年这个KTV举办比赛的第一名,还怕她个夏凌不成?
  “好,那我先定hip hop类的曲子,tizzt和jonj的《变》”
   花香香听闻,没有多说,径直来到点歌台,播放起了音乐伴奏。
   伴奏炸开了整个KTV,可却因为花香香唱hip hop的感觉怪怪的倒像是在唱抒情,所以,一曲唱毕,系统给的评分也算给花香香面子:80分。
   花香香尴尬地将麦克风交给了夏凌,的确,不怪花香香,她从来都没有唱过hip hop类的歌,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坚信,只要夏凌hip hop唱得好,抒情类的肯定吃不消。
   夏凌淡定的接过花香香手中的麦克风,来到点歌台前,重播《变》:
    “他们说我变了,说我不一样,如果你我见过,了解我的情况,见证我的成长我梦想的形状,或者来我房里,大小十几平方……”
   夏凌为了唱hip hop,将她的整个声音的音色都完全改变掉了,将声音压得很低,很哑,模仿了《中国有嘻哈》里的鬼卞,整个KTV都原地爆炸。
    一曲毕,屏幕上出现了系统自动评比的分数:100分!!!
    “啪啪啪”系统给出了激烈的掌声。
   直到第三轮比完,比分是297比270。
   毫无疑问,夏凌赢了。
   花香香尴尬地说:“我……我今天嗓子不好,我下次再找你比!”
   夏凌无奈,看来,接下来还是不得安宁。
 
 
 
 
 
 
 
 
 
 
 
 
 
 
 
 
 
 
 
 
 
 
 
 
 
 
 
 
第四章     校花大赛
 
 
                  
1
          
     “我们欧斯凯明星学院即将要举办一年一度的校花大赛,请愿意参加的同学准备一下,后天在学校大礼堂进行初赛。要参加的同学下课自行来我这儿拿报名表。”周三上午,老师站在讲台上发布了这个消息。
  老师此话一出,下面立刻炸开了锅。
      “安静!”老师用力拍了讲台桌一下,原本乱哄哄的班级寂静了下来。
      老师继续说:“比赛分三场,第一场是初赛,取前50名;第二场是复赛,要再淘汰30个,取前20名;第三场是决赛,取前3名,也就是冠、亚、季军,奖金每人5000元,冠军还可以免费去巴黎度假一个星期!”老师刚说完,底下又沸腾了起来。
      “你说,这次老师会指定谁去啊?”
      以往的校花大赛,每班的老师都会指定一个同学参加,除了指定的同学,其余报名的名额只有四个了。
    “不知道,你报名吗?”
   “随便吧,应该会。”
   老师拍了一下讲桌,“这次,我想指定夏凌同学参加校花大赛,你上来拿一下报名表。”
     “接下来翻开书第8页……”
 
 
 
 
 
 
 
 
 
 
 
 
 
 
 
 

上一:弥路

下一: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出版流程 | 基本价格 | 新书展示 | 精品图书 | 版权转让 | 咨询回复 | 联系我们 |
网站备案 /许可证号:宁ICP备17001555号
本网站在北京、银川两地办公。北京地址请点击"联系我们"查看
银川地 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 号4号楼3层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银字第061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1100227744848C
电话:(0951)7895312、7895346、18695139841(此号可加微信) QQ:1186761037 、2891760382、 1264790248、 1207402571 邮箱:chinachushu@163.com
出书范围:自费出书 、老人出书、家族出书、单位出书、教师出书、学生出书、博客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