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人出书 家族出书 单位出书 教师出书
学生出书 自费出书 博客出书 其他出书
 
 

手机:18695139841

电话:0951-7895312 7895346

腾讯QQ在线客服

邮件:邮箱chinachushu@163.com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园

网址:http://www.csw66.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书展示 > >> 信息详情

镜子背后的水银

发布日期:2019-04-03 15:06:45 访问统计: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镜子背后的水银 / 田浩国著. -- 北京 : 团结出版
社, 2019.4
    (筏舟笔海 / 杜哲, 黄娜主编)
    ISBN 978-7-5126-6999-4
 
    Ⅰ. ①镜… Ⅱ. ①田… Ⅲ. ①诗集-中国-当代
Ⅳ. ①I227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055366号
 
 
 
 
 出  版:团结出版社
     (北京市东城区东皇城根南街84号 邮编:100006 )
策  划: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当代出书网http://www.csw66.com)
经  销:全国新华书店
印  刷:宁夏润丰源印业有限公司
装  订:宁夏润丰源印业有限公司
 
开  本:880×1230毫米 1/32
印  张:60
字  数:1200千字
版  次:2019年4月 第1版
印  次:2019年4月 第1次印刷
 
书  号:ISBN 978-7-5126-6999-4
定  价:298.00元(全九册)
 
 
 
 
   纯朴其人醇厚其诗(序)
           ——试说田浩国和他的诗

                             曹雨河

        浩国兄和我是一个地方的人,又共同爱好着文学还爱得傻里傻气的,按说早有交往才是,我俩屈膝畅谈还是近几年的事,正应了他那句话“老朋友新相识”。此言不虚,多年前我就在报刊上拜读浩国兄的诗歌,虽相见恨晚但神交已久了。我有过多次拜访诗人的冲动,终因生性卑怯未能成行。就这样一耽搁,若许年过去了,世事沧桑,当年文学的荣光早已退漆、移位香车宝马,他依然迂腐地爱着文学。为此,有了这样的故事:他骑一辆半旧的自行车赶着开会,大门上坡猛一颠簸,自行车链子掉了,捣鼓老大会链子才挂上,满手污油没擦净,推起车子就往里赶,门岗拦住他:领导有重要会议,今天不接待上访!我是来开会的,时间快到了!你 ——开什么会?门岗瞟了一眼他的自行,又往大院里停泊的豪华车群望望。末了,跟办公室通了话他才得以放行。
         终有一天,和浩国兄相聚了,另有好几位“老文学青年”,摆了一桌子菜很丰盛,酒也是我们平时难得喝的,大家忽而放下文学不谈,热爱起佳肴美酒来!唯有浩国要一碗清汤面,慢条斯理地嚼咽,自嘲肠胃不好,疑似“瓜菜代年月”留下的纪念,没福气跟大家同享,羡慕地欣赏着大家狼吞虎咽。宴毕,大家争先恐后走向吧台结账,老板说账结过了!大家相互质问“雷锋”者谁?浩国落在后边默不作声。有一段时间肠胃总是跟浩国过不去,弄得他不得和大家聚欢颜,他提着两瓶不错的酒,歉意地说,肠胃不批准,我不能陪大家乐呵了,这权当我敬大家一杯!大家嚼着佳肴,品着美酒,想着浩国这位兄弟,如此数次。
      说了半天废话,还没入正题呢,说诗才是正经。浩国兄诗歌创作的题材宽广,关注现实,注重生活体验,并有较强的艺术转化能力,将生活体悟转化为漂亮的诗歌。他作为国土卫士中的一员,感触最深的就是地方上由于各种利益关系,对农民的土地非法占用,甚至巧取豪夺,迫使农民再次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诗人义不容辞地书写土地与农民血脉相连的命运,如:
 
《愚公立山》
我是愚公
我拆开田字  立成四座山
安放在村东那一大块麦子周围
昨天  书记镇长领着外商麦地里晃悠
眼睛  毒辣着呢
 
推翻三座大山  尚且那么多年
四座山  更难吧  
何况  书记镇长不是愚公    
厂长办公室玻璃板面下长着座泰山
 
子孙后代  去地里劳作难了些
老父亲念叨
不怕   西院二奶奶说
有奶吃  就有力气
 
        这首诗将中国古典神话故事反其意而用之,先人为得一方平展的土地祖祖辈辈挖山不已,而现如今的农民用自己的身体立山,来护卫赖以活命的土地,不难理解其中农民与土地的血脉相联的关系。其实吧,愚公移不动山,农民的身躯也不是山,挡不住推土机、挖掘机,失去土地成为他们的历史性的宿命,最多发发哑巴恨而已。再如
 
《磨刀》
 
午夜  爷爷在磨刀
天明  砍伐村前荒地上的老槐树
支书说乡里引进的化工公司相中那个地方 风水好
爷爷说  伐下做口棺材 留着
 
随着爷爷霍霍推拉
白炽灯  一名一暗 一暗一明
一滴泪珠砸向磨刀石
被嘶叫的刀锋所泣饮
 
爷爷用手指试了试刀锋
他眼睛比白炽灯还亮
明天就有棺材了
 
       你可以忽略爷爷的磨刀石,也可以忽略爷爷浸入其中的眼泪,爷爷老了,是需准备一口棺材,可以将树伐倒,也许若干年后人死了,做棺材再无树可伐!这个你也可以忽略?爷爷是为自己备口棺材,还是要为那些掠夺土地者准备棺材?浩国的这类诗或借古喻今或抓住生活中的典型细节,有力地揭示当下由于利益的驱使,不规范甚至蛮横强占农民的土地,以及农民失去土地的痛心。
      浩国有一类讽喻诗,揭示批判社会的丑陋现象,如《门》,往前开往后也能开,到底往哪开能登堂入室呢?神秘莫测摸门不着,这让我们想起皮影戏,台面上耀武扬威,都是做给人看的,幕后一双有力的大手在操控着,看起来眼花缭乱,其实有板有眼得很呢。再如《为人民服务》,这神圣的字眼经过不同时代演义,走调变味了,不用说解构或颠覆,事实摆在那儿呢,谁又能抹去?这类诗中,我特别喜戏说西游的几首,以寓言的形式、调侃的语调,举重若轻地道出生活中的“真谛”。其中《魔咒》用唐僧与他三个徒弟的武功作相比较,显示出权力的魔力之大,将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玩弄于股掌之间;《中计》:鱼再大也大不过赖以呼吸的池塘,你所生存的水域限定了你的体量,除非你不惜头颅跳出去,有幸寻得更大的水域;《顶罪》:俗语说只有丫鬟的错没有姑娘的不是,不错的,功劳都是姑娘的,错误永远是丫鬟的。言多有失,又何须多言?《金子在哪里》:正义、公正、平等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灯塔,遥望一片光明,总是难以企及,这也是无数仁人志士为之呐喊、奋斗并献身的光辉理想。这组诗语言自然,看似随意实属精心筛选,以柔克刚用纤细的手指挖出坚硬沉重的东西来,借古典作品的人物来表达自身通透的生活感悟,寓庄于谐的艺术运用和生活认知的传达均达到相当高的层次。
别误解了诗人,浩国可不是金刚怒目的人,他时常微雨燕子斜“沾花惹草”呢。请看:
 《二月剪刀》
 
一场春雨  敲开二月的门
我整理好衣冠
匆忙赴约
一不小心  门槛绊了一脚
 
顺手捡起唐朝诗人的剪刀
将南风  裁成宋词 缝一袭旗袍
飘落的雨 剪成唐诗 做一身唐装
你我  都有了
 
风姑娘跌倒在雨小哥怀里
西厢的门帘掀开了一条缝
 
该你了
如果允许  
请把我剪成一朵桃红
 
       这首抒情诗颇能代表浩国的诗哥特色,那就是他的诗不在辞藻上雕琢,咋一读似乎平淡,回过头来整体品味就诗意盎然了。好的诗如周身洋溢韵致的女子,你不可盲人摸象似的拆解,那样就破坏了诗的整体美,《二月剪刀》就是这样,只能用心去品读、体会、顿悟,方能获得其中的真味。
     浩国的诗如其人,真诚、质朴,以真情入诗并用朴实的语言呈现出来,成就了整体性的诗意,这是浩国诗歌动人的首要因素;再就是紧扣时代脉搏,在“大我”与“小我”之间转化自如,这使得他的诗既有时代声音又富于主体抒情性,因而引起更多的读者共鸣;三、善于捕捉蕴含着诗意的生活细节,意象丰富又有质感;四、化用经典意境,借典喻今,或丰盈诗意或寓庄于谐,以提升其诗歌艺术。当然,浩国的诗尚有提升空间,比如语言的提炼与创新、意象的的开发、认知的深度等,都还有前行的余地,此乃人们常说的艺无止境吧。
 
           曹雨河:文学评论家,文学作品和评论见于《诗刊》《当代》《当代 长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神州.时代艺术》《中国校园文学》《延河》《山东文学》《星火中短篇小说》《文艺报》;曾获《人民文学》短评银奖,《中国校园文学》第三届教师文学作品赛特等奖。出版文学评论专著《心灵之旅》(河海大学出版社)主编中学《语文读本》(简析本上下册/山东文艺出版社)等。系《作品》《陕西文学》特聘评刊员。作品《阳光的色彩》入选中学《语文读本》。
 
 
 
 
 
 
 
 目录

显微镜的心

二月剪刀
初春的早晨

洁白的纸红了
梧桐
种香
小南风
十二生肖情诗(组诗)
纸条
烧饼
雨来了,请完成一个任务
打靶
奶,多少钱一口
爷爷
玉玲珑
你的任务
尿的味道
读你
三轮车
灵魂
今天有风
最后的讲台
今夜没有月色

在一起
卖冰棍
玫瑰酒
打磨
审判
杨美兰
在梦里
恢复出厂设置
梅花三弄
霸道
寻青春
一抷黄土

荷包牡丹
竹篮打水
栽星星
来自星星的你
盲点
呓语桃花
雪中红绿灯
红月亮(微诗一组)
千年灯谜
璞玉
相思龙(微诗一组)
感恩(微诗一组)

凹凸镜中的物

倒退
插葱
潜伏
为人民服务
数数
两家的神
咖啡屋
一头牛
顶嘴
报纸
二大爷进城
乞丐
女人和狗
立碑
嫡孙
对照
金色
退货
金子在哪

光头
我学倒立
这个夏天
红灯
鬼节
公牍签批
我和一只骆驼打赌
西瓜和牛肉
风雨雷电
钥匙和锁
口(微诗一组)
信息化
异曲同工(组诗)
风口
教师节
糖衣炮弹
点赞
蛙石
诗嘲人生
 
平面镜中的地

愚公立山
磨刀
沙粒
暴动
小泥人
我吞了
一块地晕倒了
我希望
国土卫士
夜曲
小鹿哭了
土地(微诗一组)

新春家景
练车
三月的鞭梢

红发
放羊娃
孟夏姑娘
二叔的篱笆墙

上学路上
雪景
写诗的女人
乡村孩子的周末
最后的舞蹈

会议
一记耳光的行迹(组诗)
鹤壁  一只飞翔的鹤
打捞
染发
稻子黄了
惊蛰
弹壳
卢沟桥
打猎
老家的破门(微诗一组)
 
望远镜中的像

办公桌
魔咒
镜子
中计

粽子里的世界杯
伴儿
仰望
左右手
画表
填空
独白
清明
雾霾
一条鱼
我不是阿基米德
大力神(微诗一组)
我和撒化肥的女人
面瘫
照镜子
中元
第一片落叶
戏说月饼
圆梦
对白
粽子

中年自画像
左右
登山
行走南湖(组诗)
诗人
窗外
晨练
雷声
后记:左拥“老情人”右抱“新相好”




                                                                         节 选
 
二月剪刀
 
一场春雨  敲开二月的门
我整理好衣冠
匆忙赴约
一不小心  门槛绊了一脚
 
顺手捡起唐朝诗人的剪刀
将南风  裁成宋词 缝一袭旗袍
飘落的雨 剪成唐诗 做一身唐装
你我  都有了
 
风姑娘跌倒在雨小哥怀里
西厢的门帘掀开了一条缝
 
该你了
如果允许  
请把我剪成一朵桃红
 
 
 
 
 
 
初春的早晨
 
胸腔抽出一张白纸
眉间,取下一节
抖动的树梢
 
匆忙在纸上栽一株桃红
往东南倾斜了一点
还好  一首徐志摩的诗题在西北
不偏沉
 
小黄狗牵着老黄牛溜圈儿
南风和北风正咬耳朵
天空飘起
一抹浅绿色的风
 
 
 
 
 
 
 

 
我把身体撂倒在床上
顺月光搭的梯子
一个人去看星星
 
夜色很静
万物虚空
我的呼吸在床上睡着了
 
银河河像一面镜子
月光光如一汪水银
 
轻一些,再轻一些
别惊着了
北斗星拐角处,睡着的老父亲
 
 
 
 
 
 
洁白的纸红了
 
江南的小姑娘来串门了   
天气预报说  
别换台 爷爷边叮嘱奶奶
边解开衣襟上的两颗扣子
换台,春就不来了
 
谁来串门啊  小弟弟躲在门后
向外张望 
傻小子  不是来找你的
墙外桃树上的花蕾抿嘴笑了
 
埋头写字的哥哥
眉宇间溢出汗珠  
笔锋一拐  
一滴汗珠从笔尖跃出
 
 
 
 
 
 
 
画你
 
冰花儿送去了请柬  腊梅
调好了色度
宣纸早已铺开,皑皑原野
躬身——  
 
请你入座
 袅来弯弯的眉,胭脂酒
毛茸茸牵着粉嘟嘟
一起来了
 
沙沙沙  银底皂靴舞起节拍
怦怦怦 ,松枝和心儿
同一平仄
 
月亮的方向
绿皮的火车滑上了雪橇
 
 
 
 
 
 
梧桐
 
你顺手扔在窗外的玫瑰  我    
用笔滋润   浇灌以目光
开出一朵梧桐花
 
本草纲目上说  梧桐花解毒
热炒   凉调    油炸 
泡茶   酿酒    制药
洗澡也用她熏蒸   
 
脸色熏成古桐  
头发油炸为古桐
三十年了    
窗外那树梧桐年年发芽
 
 
 
 
 
 
种香
 
静静坐在办公桌前
茶香里的蝴蝶
穿窗而来
 
叼来了绿色邮筒
不是绽放的季节
汗毛孔儿争相说着香馨
 
舌尖轻舞
把一芽子嫩
植进笔筒
 
 
 
 
 
 
 
 
 
 
 
 
 
 
 
 
 
 
小南风
 
伸伸蛮腰  轻甩一脚
北风被踢得无音无踪
 
一枝弯弯柳条编手镯
几束油菜花做项链
一抹桃红点香腮   几朵梨花绣裙摆
耳钉现成的  弯腰拽一颗荠菜花
 
拔节的麦苗几个深呼吸
劳作的小伙
踮起脚尖瞭望
 
奶奶的老花镜片里
爷爷推着吱吱呀呀的独轮车
 
路边的小树正哗啦啦鼓掌
小南风  演出什么时候开始
 
 
 
十二生肖情诗(组诗)
 
【子鼠】
世界进入梦乡
我  独自品你
读不懂   就吃
慢慢嚼到诗句里

都说   书中自有颜如玉
这句话   我信
就是不知   何时
你才会走出你布下的诗集
 
【丑牛】
轻弹一首曲子
留一声叹息
你——转身而去
误以为  不懂蕴意
 
多年后  当你哞过
弹起琵琶相思
踢翻了
那句成语  
 
【寅虎】
如织游人利诱、挑逗  
无视
静卧铁笼一角  高僧入定
 
你一现身 
钢筋  泥糊竹编
翻山越岭  脚踏平川
 
百兽山上  狮子  狐狸  大象   
一干兄弟设宴——在等
丫头   请入——山林压寨  
 
【卯兔】
 心猿意马  魂不守舍
独自站在小村口
洁白的西服  沾满灰尘
眼睛更红了
 
萝卜  没有了味道
白菜  失去了水分
远去的雪
带走了所有的绿
 
【辰龙】
腾云驾雾纵横四海者 
呼风唤雨笑傲九州岛者 
是我  千百年来  
人们一直这样烧香
 
非我   墙上纵身一跃  
跌落在地  
和邻家二牛一样抱住脚
 
哥  只是个传说
揭下面具
妹,  我要和你对山河
 
【巳蛇】
小龙  俺娘给起的乳名
嚼几张宣纸  哈几肚子墨水
魂  还在村头老槐树的根
 
也愿意放弃坐北朝南
雪藏鳞片
山涧小溪搭个茅草棚
为你手足无措
 
【午马】
左一笔驰骋  右一笔腾空
眼神一顿
少了点什么
 
拔一根鬃毛 吹口仙气儿
一个小精灵
飞进画中  
 
【未羊】
围着长满青草的角
伙伴们的小蹄子
追逐心仪的春
 
纤纤玉足轻抬  你
化了一个圆
一辈子  我,
绕这个半径
 
【申猴】
 高富帅  官二代
走远点
否则 我亮杀手锏   
臀上,
你钦点的懿旨
 
 
【酉鸡】 
月挂霜天
窗前一声轻咳  然后,
侧耳倾听
你呓语的乳名
 
【戌狗】
饭菜山珍海味 
睡觉 窝棚换成席梦思
被宠——
 
我愿,和家乡东邻的黄妮
草尖飞奔
 
【亥猪】
 
相思泪串起的佛珠
手腕转了又转
相思线搓成的红腰带
腰间圈了又圈
 
朋友们说我得了肥胖症  
他们怎知
增加的每一克
一行诗
 
 
 
 
 
 
 
 
 
 
 
 
 
 
 
 
 
 
纸条
 
乘上早操的空隙 
蹲在草丛
用慌张撞碎一颗露珠
誊写上昨夜的梦
 
匆忙溜进教室  
悄悄投进铅笔盒
 
牛顿正背诵三角函数
老班为两种染色体亮嗓门
 
晨读我练习素描
画色度,
那毛茸茸耳垂的  
 
 
 
 
 
 
烧饼
 
解开一层  一层
蓝布手绢
娘,拿出一张毛票
找回的一分又裹起来
 
张口就咬  舌头甩得和小黄狗儿一样
烫得
几个金芝麻正笑我的吃相
烧饼上嵌着的
 
嘴巴掉下的小星星
用手接住又塞进我胸腔
9分钱一个
娘不喜欢吃
 
今天  骨缝的碱水
好好和和这副身躯
娘身上掉下的  打成烧饼
送还给她
 
 
雨来了,请完成一个任务
 
A.手心接住第一滴雨滴
里面有颗银色的珍珠
B. 请用方言朗读
油纸伞伞柄上刻的那首诗
C.给小青蛙的叫声谱下曲
它是我派去的邮差
D.收集起雨后的彩虹
这是治失眠的偏方
 
 
 
 
 
 
 
 
 
 
 
 
打靶
 
村东打靶山后那片油菜地
摆好了八卦阵  
静等你一袭白衣入阵,被擒
 
你刚到阵前  未等我口哨声发出
小南风就越过打靶山  
直溜溜掀开我衣襟 
红背心里的胸大肌  一览无余
 
课桌上楚河汉界发了大水
文具盒里的铅笔刀睡了
 
别笑话哥笨手笨脚
连个造型都没摆好
春天 干燥  火盛
我渴
 
 
 
 
 
 
 
 
奶,多少钱一口
 
羊肉汤  十五元一碗
打包两碗
一份给娘 一份我吃
 
味道不孬  多少钱一碗?
娘轻问  不贵,十五
脱口而出
 
娘摸出二十元
往手中塞
我还有钱  不沾孩子的……
 
娘,您的奶水
多少钱一口
 
 
 
 
 
 
爷爷
 
未见其影   未闻其声
当年陇海支队攻打县城
爬梯冠军
 
子弹穿过您头颅
秦桧
在你那堂兄帽子上绣上两个字
 
烈士证书? 人没啦  
奶奶说
要那本本干啥
 
今天,我的父亲又被他小孙子缠住
讲您
百步穿杨的神技
 
放下笔  我也去里面
泡一泡
 
 
 
 
玉玲珑
 
挂在胸前
砰砰心跳来打磨
 
这颗晶莹剔透
嫦娥水晶帘上摘下的
 
三横一竖  一竖三横
有模有样
 
那温润的星斗
不知将会磨出什么
 
 
 
 
 
 
 
 
 
你的任务
 
如来佛祖派来华佗  
一位戴眼镜的白衣道士
观音跟前的几名白衣仙女
端来放有银针的玉盘
 
华佗负责逮捕血液里的敌特分子   
发配西伯利亚
仙女则把灵芝和雪莲花
融入红细胞和白细胞
 
你的任务――静坐
听我弹一曲高山流水
吟一阕春江花月
 
 
 
 
 
 
 
尿的味道
 
洒在我手心里,温润
37.6°
比您体温高这1°
是我眼眶打转的泪珠
 
这股氨味
携八十一年风雨
踱进鼻孔
胜过世间任何   名贵的香
 
五十一年前我呱呱落地
第一股清泉   您闻来
也如此
 
 
 
 
 
 
读你
 
睫毛划亮一抹嫩蕊
落在脸颊
晕开一朵红玫瑰
 
唇角细抿三月诗章
打开春的闪电
一杯干红
将我灌醉
 
旗袍  盘籫  皂衣  马靴
看起来 总那么舒服
你穿的是宋词唐诗
 
心弦上的箭簇
不知不觉浸入这首小诗
一行接一行
飞驰
 
 
 
三轮车
 
父亲走了 那辆旧三轮还在
收废品的来了三趟
娘不让卖 
 
车胎没气了
一个扶着 一个打
娘和我一声不吭
 
头顶的太阳直接滑落西山
巷口的风也睡了
 
随着打气筒一伸一缩
车斗里进来一个人
望着我们娘儿俩笑
 
 
 
 
 
 
灵魂
 
一直没有灵魂  习惯行尸走肉、
亭台楼阁,风花雪月  和我无关
诗  只剩躯壳
 
你来了
幸福、愉悦、苦涩、折磨
或升入仙界或跌落地狱
 
我把它
缝在衣扣、戴在手腕、镶嵌眼镜框架、
骑自行车大街小巷吆喝
 
小三子正跟二丫学踢沙包
一旁的滚铁环自转起来
 
狗啊猫啊还有花鸟虫鱼
都不理我,只有
车后粉红丝巾一直摇曳
 
 
今天有风
 
风 起自前村杨树林
正写生的二牛  
手中画笔  随心思跳动几下
风就起来了
 
太阳在田间路上画起了圈
呼哨声挤开门缝
 
后村要出门的三丫  打了个喷嚏 
慌里慌张去村南油菜地
穿这么薄干啥  娘说 
今天有风 
 
 
 
 
 
 
 
 
最后的讲台
 
记忆中,您的阵地在三尺讲台
粉笔头染色发芽
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
 
此刻,一尺五的病榻
最后讲台
子女们,或弓身或扶床或站立
 
皮包骨的手指
点点老妻,指指子女
唇角翕动半条丝
 
您放心
有儿
就有娘的春夏秋冬
 
 
 
 
 
今夜没有月色
 
吊脚楼投在湖面的影子
那棵野生芦苇
冷瞧着   我
将诗句用苇管打入水底
水面如镜
 
两颗水珠枕着玻璃片睡了
芦苇和我对视一夜
掏空了竹管
 
 
 
 
 
 
 
 
 
 
 

 
一把刀
“钉”在心脏
二十年前  我开始悟“戒”字
 
拔掉它  伤口会慢慢愈合  
深按   灵魂不随凡身升空 
拨不出  舍不下
 
岁月的滋润
它的毛细血管融入心脏
和左心室成为孪生体
 
树枝儿一个劲儿疯长
再过二十年  康熙大字典
“戒”中“戈”的下面
又多两划
 
 
 
 
在一起
 
缠好竹帘上半根红头绳
扫亮院子里的月光
石桌上的跳棋蹦了下来
列成两行
 
我牵着你 你搀着我
走过
一串串紫色的小水晶
串起八十年的圆
 
我望着你 你望着我
我,左手指纹飞出来
一朵牵牛花,飞入你白发
右掌心线跳出去,你
一顶柳条帽,箍住我光脑门
 
石桌前  醒两小盅红酒,
谱一首曲儿
花架下  就着点心嚼两句诗
 
小棋子一个劲儿翻跟头
牵牛花扶着柳条帽檐呵呵的笑
 
竹叶青青的帘子上
那红头绳的扣儿
活了
 
卖冰棍
 
麦收季节
小麦、镰刀、地板车连同割麦的人
争相抢夺空气中的水分
 
村头老槐树上,小鸟展开翅膀
飞走了
退休的父亲耗尽讲台上积攒三十年的劲儿
喊出了第一声吆喝
 
三十年后,我依然听到
那略含沙哑的声音
被麦芒划过
 





关于我们 | 出版流程 | 基本价格 | 新书展示 | 精品图书 | 版权转让 | 咨询回复 | 联系我们 |
网站备案 /许可证号:宁ICP备17001555号
本网站在北京、银川两地办公
银川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4号楼3层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银字第061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1100227744848C
电话:(0951)7895312、7895346、18695139841(此号可加微信)、13037972986 QQ:1186761037 、2891760382、 1264790248、 1207402571 邮箱:chinachushu@163.com
出书范围:自费出书 、老人出书、家族出书、单位出书、教师出书、学生出书、博客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