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人出书 家族出书 单位出书 教师出书
学生出书 自费出书 博客出书 其他出书
添加微信
添加微信
快速获取出版流程
方案及费用
微信号: 13520352583

复制并跳转微信

x
 
 

手机:18695139841

电话:0951-7895312 7895346

腾讯QQ在线客服

邮件:邮箱chinachushu@163.com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园

网址:http://www.csw66.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彩书评 > >> 信息详情

谈曹海英小说《折叠桌上的猫》:卡布梁的事情

发布日期:2021-04-16 07:43:53 

                                                1

《折叠桌上的猫》曹海英刚刚写完时我就有幸看到过,我觉得这是一篇扎实的、有分量的作品。我又推荐给宁夏评论家白草看了,他的看法是:和许多没什么实际内容只剩下花拳绣腿式的炫技作品相比,曹海英这样的写作无疑更属正途,是更可取的。这次因为要写这篇短文,我又把小说细读了一遍。正值牛年,我从微信表情包里找了一头牛作标记,将自认为写得精彩的值得留意的地方标注出来。结果满篇读下去,好像广阔的田野里到处都是埋头吃草的牛。再读依然被强烈吸引,依然觉得有许多可圈点之处,正说明这篇小说是经得起检验当得起深品细读的。

小说写了一个叫卡布梁的偏远矿区,一家人在那里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卡布梁虽地处偏远,但也是有着近万人的一个大矿区,等级森严,内里庞杂,各种各样的明规则潜规则往来奔行,交互作用,使人一时觉得无路可行,一时又觉得峰回路转;一时感到铁板一块无法撼动,一时又发现可以寻缝觅隙事在人为。

“我妈”是小说中当仁不让的一号人物。从小说看,“我妈”不只是眼光犀利的战略家,更是寻找机会创造机会的实干家,“虽说有了煤,有了采煤工人的劳动,才有了矿区的一切”,“但是我妈早已在心中划出了三六九等”,“我妈”不可动摇的观点是:“井下工是其中最低下的”,“就是正式工地面工,也分个三六九等呢”,“在卡布梁,最好的工作是进办公楼坐办公室,为啥都管矿办公楼叫干部楼,那里面进出的可都是干部,是有身份的人,旱涝保收,动动脑子支支嘴皮子,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又体面又高人一等,这才是人上人”,“说到底,煤黑子的后代,生下来还是煤黑子的命,自个儿再不努力,下辈子也翻不了身”……“我妈”很注意从别人身上吸取经验和教训,她举了矿区两个女孩为例,长相都好,但是一个有办法使办法,就一路绿灯,从待业青年到商店,从商店临时工到正式工,从商店正式工一下子又跳到宣传科,而且还是广播员,“你就看金艳一天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书记矿长,各科室大小头头,那可都是矿上有头有脸的,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想办啥事都递得上话搭得上关系。”而另一个不但长得好嗓子也好的女子荣荣,“差就差在她爹妈没本事,不像金艳妈那样,会来事会走上层路线”,“就只好去了矿灯房”,“上了没一年班,就脸黑皮糙的”。

正因为有着如此精深的观察和透辟的认识,加上善于捕捉时机和迎难而上的行动能力,“我妈”不但把自己从理发店的临时工弄成了商店的临时工(这两个临时工在当时是大不一样的),还把不屑于来事也不会来事的“我爸”从井里捞回到地面上,做了矿医院的锅炉工,远不止此,后来“我爸”也当了官,荣任了矿坑木厂的副厂长,原本一小块案板也需求人的我们,到了有人送礼求我们的日子,不能不说,这一切都是拜“我妈”之所赐。

读着这样的奋斗史发家史,心里真是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好像从这样的收获和成功里得不到多少令人欣慰的东西,但是,生活不正是这样的么?

                                         2

小说成功地塑造了“我妈”这个形象:她一心扑在自己的小家里,为这个家能过上她心目中的好日子可谓全力以赴殚精竭虑;她不喜欢猫,但为了能搭上一条有用的线索,就高攀上了喜欢猫的“郑妈妈”;“郑妈妈”虽然对她多有帮助和恩惠,但如果她借着在商店的方便,有了只一个罗马表的指标时,那么“郑妈妈”就免了,指标给章主席,因为章主席可以把她的丈夫从井里捞上来,这在她几乎是用不着考虑的;她多少次被一些难缠的男人算计,却在算计者那里得到便宜的同时又可以全身而退;她有难肠事窝心事了就在家里偷偷哭一场,出门却完全另一副样子,绝不给人笑话和轻看自己的机会;她屡屡数落自己的丈夫没本事,最终却评价丈夫比那些当官的强多了,夸他“一辈子没啥歪歪肠子”;虽然“郑妈妈”帮了家里不少忙,但是家里的一个要淘汰的折叠桌,她却是作价卖给了“郑妈妈”;她这样一个有主见的敢作敢为的女人,对“郑妈妈”的感情实际上是很复杂的,感激的同时,又有同情甚至遗憾,设想如果把她换成“郑妈妈”,丈夫是矿区一把手,会怎么样?她是一个泼辣的好像心硬的人,但是听到“郑妈妈”去世时却禁不住流下了眼泪,而且对“郑妈妈”的丈夫短时间即续弦一事表示了极大的愤懑和不能接受,这都是因为她记着“郑妈妈”好处的缘故;对于“郑妈妈”一以贯之的喜欢猫,她觉得不可理解,因为在她心里,“猫就是个奸臣”,这是小说的最后一句,以这样一句话来结束整篇小说,真是信息绵密意味深长。

除了“我妈”这个形象,小说中写到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各有神采,令人难忘。菩萨一样的好人“郑妈妈”,会做出“我妈”这样果敢的女人做不出的果敢事来,把矿长的女儿看中的猫送给了“我”和“我妹”,这看似不很着意的一笔,却让人牢牢记住了这个人物。“我爸”对“我妈”几乎是言听计从能忍能让,但是听到为了一块小案板老叶要占“我妈”的便宜时,向来好脾气的“我爸”的脸却“绷紧了”,而且绷紧着脸质问“我妈”:“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看到人物带着其性格跃然纸上。连那个在小说里从没有正面出现过的郑书记郑马列(他因为极有原则性而得获此名),也因为在老婆死后急匆匆地续弦,娶了一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小老婆而使人印象深刻。还有那只小猫,那只后来不知所踪引人遐想的小猫,我觉得除了“我妈”,小猫就是留给我最具触动力的形象了。限于篇幅,不再多说,好在读者自己可以看的。

                                                 3

小说的语言也值得说说。

“我就认准郑嫂了,那个人一看就面善心软。”

“自古以来都是朝里有人好办事,不管怎么说,郑嫂也算半个朝里人吧。”

“再说了,不求郑嫂,我求谁?”

“就是有人愿意帮忙,空口白牙,就不图你点啥?”

“那些个烂婊子儿,一个个肚子里安的什么心,我还看不出来?”

“想占老娘的便宜,门都没有!”

“我妈说着,猛地把湿淋淋的脚从盆子里提出来,擦都没擦就塞进拖鞋里。”

——真是痛快淋漓。读着这样的语言,人物的鲜明个性,甚至样貌眉眼,都豁然而出,如同亲见。

关于那只可怜的不受“我妈”待见的小猫圆圆,小说中是这样写的:

“一看见圆圆,我妈就说,就你还叫个圆圆,叫个瘪瘪还差不多,都瘪成猫肉干了。”

“一到开饭的时候,圆圆就在桌底下惨叫。”

“偶尔碰上吃肉,对圆圆来说,更像是折磨。”

“第一次赶上吃烧带鱼,圆圆闻到味儿,叫得似乎要崩溃了。”

“我正打算把手里的鱼骨头再咂巴两口就给圆圆,想不到它竟蹿上了桌。”

“它还太小,两只前腿搭上了桌面,后腿扑腾着马上要挨到桌沿了。”

但功败垂成,就在这时候,“我妈”一声“人都不够吃,你还来抢!”

“圆圆被掼到地上,惨叫着钻到床底。”

——这样的文字,使人心里满满的感受却不知说什么才是。不得不赞叹作者观察之精准及传达之精彩。

小说中写景的文字是不多的,但因为小说整体上的扎实和丰盈,就使得这看起来不多的文字反而有着特别的始料不及的效果,好像埋头劳作的人不经意间抬头,看到的景致使他换了一个心境那样:

“六月中旬,卡布梁露出了天暖的迹象,风不那么硬了,天也黑得晚了。”

“夕阳的余晖洒满院子,一切都显得暖洋洋的。那只大白猫卧在院当中,好几只小猫拱在怀里吃奶,一只小猫总是被挤出来,然后喵喵叫着又拱进去,再挤出来,又拱进去。”

“那个黄昏跟我第一次去郑妈妈家的黄昏多像啊,院子里洒满了夕阳的光晕。”

“五六只猫围着郑妈妈。”

“郑妈妈正在喂猫。”

“光晕罩在郑妈妈身上,也罩在这一群猫身上。”

“那张苹果绿的折叠桌(正是“我妈”卖给“郑妈妈”的)就支在院当中,在夕阳中泛着金绿色。”

“一只猫叼着半条小鱼,突然跳到桌子上,那层金绿跟着晃了晃。”

“桌上的那道缝,竟也散发出我以前未曾见过的光。”

“不像桌面那么亮,但五彩斑斓,又深不见底。”

   ——是的,一切正如小说所揭示所呈现的那样,一切都如同我们的生活那样,既五彩斑斓,又深不见底。

                                                    2021年2月25日 

 
 

关于我们 | 出版流程 | 基本价格 | 新书展示 | 精品图书 | 版权转让 | 咨询回复 | 联系我们 |
宁ICP备20000515号-1 宁公安网安备 64010602000777号
本网站在北京、银川两地办公
银川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 4号楼3层 北京地址:通州区云景东路蓝岛大厦23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银字第061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1100227744848C
电话:(0951)7895312、7895346; (010)51055024、13522583606、18695139841(此号可加微信)、13037972986 QQ:1186761037 、2891760382、 1264790248 邮箱:chinachushu@163.com
书号、排版、校对、设计、编辑、印刷一站式服务